还在治疗的王木木

挖坑不填是个传统。

空耳〔贾迪〕

※贾斯汀植入芯片有人格崩坏,迪恩未来穿越
※题目与文章半点关系也没
※贾迪赛高
※多年不玩赛尔号的新白
※先放个开头就跑xxx
能接受?let' go→

空耳】
0】

“连口水都不让喝。”被扔到牢房的他重新盘腿坐正,无趣的抛了抛手中只装着空气的水壶,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好让自己好受些,抬头看了房里仅有的一扇窗户,“哈,真有人情味儿,还给留了扇窗户。不过再这么下去恐怕我是撑不到走出这牢房的那一天噜~”

一个不留神,水壶被抛到了地上。他痛苦的蜷成了一团,倒在那块从窗外投进来的阳光里,阳光映着他金色的短发,是那向日葵开的正旺时花瓣的颜色,格外引人注意。但他觉得自己像一朵干枯的植物,阳光对他来说是多余的。他想到了从前那个跑在军营里的糯米团子和那一条老狗,觉得自己就像那个在被人咬伤后的狗一样。

“都不在了。”他小声的嘟囔着。

外面又好像在牢房里面,开门的噪音,守门的咒骂声,犯人刺耳的尖叫声,机械的轰鸣,发动机的抽泣,让他觉得有些耳鸣。他似乎听见那个军营里的糯米团子的声音,糯糯的童声,每一声都是咒骂。他有些害怕。

“如果你不说这么多废话,你也不会渴成这样,喏。”牢房外,一个身穿军服的人将自己装满水的水壶扔了进来,刚好砸到他身上。看见他打了个激灵。

“还是亲爱的教官人最好~不过,有点饭就更好啦~”他拿起水壶,一边拧开盖子,一边不要命的提着建议。最后抱着水壶喝完了里面的水。

“喂……不怕我在水里放毒吗……”你真的那么渴吗……看着喝水的他,观望的人还是忍不住打断,“还有……把尾音给我去掉,你从前当军人的尊严呢。”

“哈,这是教官您的水壶?这算间接性接吻吗?”直接忽略掉外面那个人的问题,他不想回答。又或许,他根本就没听见外面的人在说什么鬼东西,他已经不想再相信什么了,脑袋里的芯片像是着了魔一般刺激着他。在小片阳光下他看着牢门外的人影似乎都有些模糊不清。

“啧,我劝你别再作些令人怀疑的举动了,不然他们还是要把你抓进来的。过几天你就能出去了。”教官蹲下来,看着那个战友,那个曾经的战友。没有……他没有带上那个……

“呵……出去……出去再叫他们监视我?雷蒙,去我原来的家里拿你们想要的东西吧…你想要的太空站钥匙我放在那里了。”那里……才是一切开始偏离正轨的地方,毁了那里吧。毁……毁掉…?!他长呼一口气想让自己把这个想法忘掉,靠在冰冷发霉的墙壁上,他颠了颠手中的水壶,“恩……那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祝你们好运咯。”

雷蒙无言,随后他站起身,迈着曾经让他与他的队友们骄傲的军人步子消失在了贾斯汀的视野。
对不起,对不起,迪恩,我似乎坚持不到与『将在的』你相见的时候了。

“晚安,我亲爱的迪恩。”现在的芯片再也撑不住了。
他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0完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