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治疗的王木木

挖坑不填是个传统。

〔杰佣〕休息日的烦恼/星期一的下午

*私设佣兵摸墙走可以带别人一起走_(:з」∠)_前篇是星期一的上午,具体请点头像_(:з」∠)_

星期一的下午

“那么大家都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别墅大厅的长餐桌上,艾玛看着桌上的其他人忍不住打破了大厅里原有的沉寂。慈善家克利切首先介绍了自己给艾玛捧场,最后还不忘给艾玛送上花。桌边哼着小曲的杰克笑了笑,不用去看他都知道客厅帷幕后的裘克和斑恩肯定在全力拉着里奥。

“我是艾米丽,论技术的话能算是个医生。”
“我是……”

来参加游戏的求生者开始陆陆续续的介绍自己,一圈下来就只有哼着小曲的杰克和另一个穿兜帽的青年没有介绍。那个绿色兜帽似乎睡着了,杰克想着。当他发现对面的小姐们正看着他悄悄说着什么时,他尴尬的停止了哼曲,并下意识压了压帽檐。

“爱德华,是个理发师。”

“大家好啊。”夜莺小姐从帷幕后走了出来,扫视了一遍在场的求生者。当她看到坐在最边上的杰克时目光停了一下,杰克则又压了压帽檐。夜莺小姐嘴角微微扬了一下随后又开口道,“在坐的各位只要赢得游戏……”

又是那些老俗的套路话,杰克无聊的歪歪头靠在了椅背上。这些话他在帷幕后听了一遍又是一遍。那些话都没怎么变过,却依旧有人奔向这里来。杰克下意识抬起自己的左手,食指和中指间的缝隙里他又看见了那个绿色兜帽的青年。与别的正全神贯注的听着夜莺小姐的话的参赛者不同,他的左胳膊抵着下坠的脑袋——他还在睡觉。杰克眯起了眼。

——

“加油。”

进地图前,杰克突然被人从身后一拍,他回头看是已经装备好了的里奥。趁其他人不注意杰克摘下了帽子,向自己的老朋友行了个绅士礼。

“你也一样,我的老友。”

——

远处传来滴滴哒哒的电机声,杰克下意识俯身潜了过去。悄无声息的转过电机前遮挡的大树,他看见正在解电机的律师。完美的时机,他正要举起左手,就像之前无数次那样,突然另一个声音闯了进来。

“你们去别的地方吧,监管者在这附近。”

杰克和律师听声一起转过身,是那个穿绿色兜帽衫的青年。青年说完没给他们俩回话的机会,又朝另一个方向跑走了。杰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求生者的身份,默默的把伸出的左手放了下去。不过还是被眼尖的律师发现了,他推了推眼镜,仰头狠狠瞪着自己面前这个高个子。

“喂,刚刚我在解电机时你想干什么。”

“看见你身上有虫子。”杰克做了个无奈的手势脸不红心不跳的回道。

突然气氛有些不对,律师感觉到心脏加速了跳动,他立刻丢下还在说话的杰克跑开了。留着感觉不到心跳杰克一个人。看见突然跑开的律师杰克心想这人不会是突发了什么癔症。随后他听到急促的脚踏声越来越大,是向他这里来的。接着杰克便感觉有人使劲拽住他的胳膊,然后是一阵高速移动带来的眩晕感。待到他回过神头上盘旋着乌鸦的始作俑者已经把他放到了长满野草的墙角里跑开了。

又是那个带兜帽的。第一次体验到被别人拖着瞬移的求生杰干脆盘腿坐在墙角眯着眼看着兜帽青年跑没了身影。

有趣。

杰克伸手招呼了一只卧在墙上的乌鸦,乌鸦先是在他头上盘旋了三四圈,然后才轻轻落到离他三四米远的地方,小心翼翼的向他这里蹦来。

“乖。”杰克摸着蹦到自己怀里的乌鸦黑亮的羽毛,用绅士的语气温柔的说道,“帮我去问问那个绿色兜帽的人是谁。”

随后他松开了手中的乌鸦,乌鸦顺势拍打着翅膀飞上了雾蒙蒙的天空。

“嘿,杰克,你怎么在这儿。”

乌鸦刚飞走,另一个声音便跟过来了。

“里奥。”杰克去下了帽子揉了揉头,“求生者就剩我一个了?”

“那倒不是。”里奥也一起盘腿坐了下来,擦了擦自己的刀,“除了你还剩一个。”

“嗯?”杰克又带上了帽子。

“杰克啊,”里奥看向杰克,手中的鱼形刀挥舞了两下。杰克感觉自己已经猜到了他想说什么。

“趁这次机会要不要体验一下上天的感觉。”

——

“你跳地窖吧。”

本来安心准备乘特快回庄园吃下午茶的人此时正被别人拉着领口丢到封闭的地窖口前。杰克不乐意的整了整领子,顺手扯住了那个人绿色兜帽风衣的下摆。青年疑惑的回过头。

“拽我干什么。”

“你要去干什么。”

“遛屠夫啊。”

青年理所当然的看着盘腿坐在地上的杰克。杰克倒是第一次看见这种求生者。连点儿求生的样子都没有。

“时间宝贵,放手吧,我来这里的目的和你们的不一样。”

说完青年拍开了杰克的手,转过了墙没了身影。杰克听见乌鸦的叫声,回头看见从远处飞回来的腿上绑着东西的乌鸦。乌鸦落到了杰克的肩膀上,杰克顺势解开了乌鸦腿上绑着的东西。

“佣兵,奈布.萨贝达。”

片刻的停留后乌鸦飞回了它的岗位,杰克看着手中的纸,嘴角勾起,同时他身边的地窖弹开了。杰克将纸撕碎扔到了地窖里。

“我们会再见面的,佣兵先生。”

未完

总算是让杰佣出场了_(:з」∠)_ooc全是我的,他们都好可爱。
如果喜欢的话,请,请,请点个小红心什么的吧_(:з」∠)_慢熟慢熟注意_(:з」∠)_

〔杰佣〕休息日的烦恼/星期一的上午

休息日的烦恼/星期一

*私设佣兵摸墙走可以拉着别人一起。/这章纯剧情,杰佣环节没有_(:з」∠)_违心打上tag_(:з」∠)_

星期一的上午

一切全是因为在等待求生者时裘克组织的一场智障的桥牌游戏。四个监管者参加,输的人要放弃监管者身份,脱了打扮到求生者那里去游戏一天。

杰克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手中的臭牌。他是玩桥牌的好手,不管是在以前还是现在,但是再好的打法也抵不住手中的烂牌。虽然良好的教养让他没有把脏字说出口,但是搭在椅子扶手上画圈的右手无疑表现出了他内心的烦躁。同样,旁边的里奥也紧缩眉头。坐在杰克对面的瓦尔莱塔在看完自己的牌后倒是心情愉悦的继续织起毛衣。裘克则是捂着嘴看着杰克偷笑着。

混蛋裘克。

化身为佛系牌友的杰克开始随缘打牌。偏偏裘克牌好护着里奥让里奥第一个出完了手中的牌。随后裘克扔出一个炸后拍拍手表示自己的牌已经出完了,轮到瓦尔莱塔。过了不久瓦尔莱塔哼着小曲又继续织毛衣去了,留下杰克一人坐在桌边,手里拿着一张黑桃A。

“……”良好的教育再次告诉杰克,他不能爆粗口。

——

“来看看这身怎么样?”

瓦尔莱塔把一个身上衣服主色调是棕色的脸上写满了生无可恋的青年领了出来。

“嗯,不错。”里奥鼓励的给青年鼓掌。

“这……这是谁?”去募集人员,没有参加游戏的斑恩看见青年后又一脸迷茫的看向蜘蛛问道。

“这么帅气当然是我们的老朋友Jack啦!Jack可还年轻的很呢。”瓦尔莱塔挥着前肢,戳了戳青年的胳膊,“还是这么有身材。”

“嘿,所以说我们的老朋友Jack的求生者初体验马上就要开始啦!”本来抱着一桶爆米花在壁炉前烤火的裘克看见青年后,立刻窜到青年面前拿起自己的火箭筒充当话筒,“那么让我裘克来采访采访Jack现在内心何感呢?”

裘克笑的十分灿烂,把火箭头出到那个带着棕色棒球帽身穿棕色背带裤的黑发青年面前。青年黑着脸,左手一把拽住火箭筒的木柄处,力气大的让裘克都往他那里靠了靠。

“良好的修养告诉我不能对朋友出手。”

“啊,是啦,是啦。”裘克笑的灿烂,把手中的火箭筒放到了桌上的小丑面具旁边,“Jack可要好好表现啊,别最后只有你一个人出来了。”

“啧。”青年抱着胳膊,看着里奥,“今天是不是会有新的人来。”

“啊,对。”里奥擦着杰克扔下的刀片,再把刀片包起来给了杰克。

“今天是星期一啊。”

——
'
未完
等,等下午奈布就出来了_(:з」∠)_慢熟慢熟,逼近杰克先生不可能会与一个求生者一见钟情吧_(:з」∠)_
ooc全是我的,他们都可爱!

最后,如果喜欢_(:з」∠)_请,请,请点个小红心吧_(:з」∠)_

匹配(´゚ω゚`)
我是一个孤家老杰,小姐姐要抱抱都满足,平局胜率什么都不在乎了,返正已经低破10%了。欢迎来找我这个孤家老杰玩,杰all都满足。
id很好记的
我找杰克要抱抱

就这个,很魔性的!没杰克抱抱我去满足别的小姐姐。小哥哥也行啊!

休息日的烦恼

休息日的烦恼

“Jack,咋了?”

午饭的时候裘克抱着一桶爆米花准备在壁炉前消磨一中午,结果发现沙发已经有人占了。杰克双手撑着头,看着壁炉中跳跃的火苗。

“裘克,我怕不是中了蛊。”

“嗯。”裘克找了个旁边的椅子,拖到杰克身边坐下,“又是因为求生者?”

木柴在壁炉中发出微弱的爆裂声。

“里奥都已经沉沦了。没了你我们还怎么赢?”裘克嚼着爆米花。

“我说真的。”杰克认真的看着裘克。

“嗯,看出来了。”裘克嚼着爆米花,看着一身瑰红色的杰克,“嗯,记得你这一身还是限量的来着,那天你为了去抢连班都不值了,气的里奥差点拆了你。”

“拜托……”

“那么Jack。”裘克靠近杰克小声的说,“如果能再来一遍的话,你还会去抢这件衣服吗?”

“会。”杰克坚定的说。

“啊,完了。”裘克随后从衣兜里拿出了手帕做出擦泪的动作,“Jack不要我们了。Jack个老混蛋。”

“……”杰克默默的看着眼前朋友的表演。

“所以啊。”裘克放下手帕,向杰克眨了眨眼,比划了一下,“要好好利用这场游戏啊,Jack。”

2

“奈布先生?怎么了吗?”

手抱着傀儡的艾玛被坐在集装箱上抬头望天的奈布吓了一跳。

“艾玛小姐……”

奈布低头看向艾玛,表情十分崩溃。

“奈布先生如果难受不如说出来?”艾玛爬上集装箱坐到他旁边,“爸爸说过如果说出来的话就不那么难受了。”

“奈布先生如果不想也没关系,如果真的想解决问题的话不如直接去找那个人?”艾玛歪着头看着沉默的佣兵,说完便跳下了集装箱,抱着傀儡娃娃正要离开。

“艾玛小姐。”

“怎么了吗?”

“那个,里奥先生去哪了?最近游戏时都没看见他。”

“他说要去做很重要的事情。”艾玛低头看着手中的傀儡娃娃,“然后就不见了。”

“这样啊,打扰了。”

3

杰克最近常穿着他那件骚包的限量版瑰红色套装。幸运儿见到了都忍不住吐槽两句。你分明才是应该被吐槽的那个吧,餐桌上奈布沉默的看着女仆装的幸运儿。

裘克最近也不怎么用火箭冲刺了。艾玛抱着傀儡娃娃去问他时,他去了面具总是抱歉的向艾玛笑笑:好东西总要留着,不是吗?

鹿头最近总是在将要开放的红教堂地图里晃荡,东敲敲,西砍砍。有时大晚上才回来,回来时手里总是抱着木柴,有时提着不少彩色棉锦离开总会空着手回来。

艾玛在每次游戏完后总会遛的没影儿,有时候的晚饭也不来吃。

除了杰克改穿红色套装以外的这些事别的人都没怎么注意。大家都在狂欢。想要最后的那笔奖金。奈布坐在餐桌正面对壁炉的位子,双手交叉抵着脑袋,看着壁炉前的沙发。想着拜托艾玛小姐的事情。

“小奈布还要面包吗?”

睡觉的时间,奈布听见有人敲门,看门便看见一张让他伸手想去打的脸。一身瑰红色的杰克笑了笑,自顾自的把面包端了进来。

“我没……”

“小奈布今天可没吃饭。”杰克摆着餐具,回头向奈布眨眨眼,“我都看见了哦。”

“我……”

“真是的啊!小奈布要按时吃饭啊,老杰克可不会总能看到小奈布的。”摆好了餐具,杰克绅士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在奈布发作前一个舞蹈转身闪了出去。房间里又只有奈布一个人,刚刚发生的一切似乎像场梦。

老妈子!奈布咬着餐叉气鼓鼓的想。

4

/回忆/

“杰克先生!”
里奥送给艾玛傀儡娃娃的第二天,游戏结束后艾玛叫住了正要离开的杰克。杰克转身十分绅士的问。
“怎么了?艾玛小姐。”
“那个,那个,”一路跑来的艾玛喘着气,“里奥先生呢?他,他……”艾玛抬起头泪在眼眶里打转。
“……”杰克看着艾玛,随后叹了口气,“艾玛,这是他的选择。”
“监管者与生存者的关系只能是吃与被吃。”
“那,那,那爸爸他……”
“艾玛小姐,你别激动,听我说。一般遇到这种情况,我们有两个选择。”杰克俯身小声跟艾玛说道。
“我们?”
“没错,监管者和求生者两个人共同的选择,不过现在看来,里奥是直接替你做了选择。”杰克耸耸肩,继续说,“一个是消除记忆,一个是两人中的一个永远离开。”
“……”
艾玛.伍兹呆呆的看着杰克,紧紧拽着手中的傀儡。永远离开,永远离开,永远离开。
“不过找到夜莺小姐还有变更人员的可能。”杰克挠了挠头,“他们总会在休息日执行。”
“……我知道了,十分感谢你,杰克先生。”听完这一切艾玛咬着嘴唇,跟杰克道谢后立刻跑开了。
杰克看着离开的艾玛,哼着小曲,拐到走廊的另一个通道。
“小奈布~”
杰克面前只有一扇开着的门。

5

“怎么样!”

艾玛十分自豪的把自己手工做好的大号玫瑰花束递给奈布。鲜艳的玫瑰花发出浓郁的香味。每一朵都十分标志。

“还有啊,还有啊!”艾玛十分兴奋的说,“休息日那个红教堂的新地图会开启哦!听说布置的十分棒!到时候蜘蛛小姐还会在游戏结束后在那里表演。”

“奈布先生~”艾米丽开玩笑的戳了戳奈布的胳膊,“满不满意啊~”

“哼。”

——
“喂喂,Jack,别告诉我你真的准备穿这身去。”

裘克一脸嫌弃的看着杰克穿着瑰红色的套装在镜子前整理领带。

“怎么?不好看?”

裘克担心的看着杰克。

“放心,我不是里奥。”杰克整好了领带,出房间前拍了拍裘克的肩膀。

6

休息日

“你开电机,我拆椅。奈布先生溜杰克。”艾玛眨着眼说着作战计划。

“嘻嘻,开完电机我就去开电闸。”艾米丽小姐也用同样的语调说着。

“奈布先生一定要赶快摆脱杰克先生回来哦!”空军小姐捂着嘴笑着。

“什么啊,你们。”奈布摸着藏在身后的玫瑰。

——

“嘿,里奥。”去游戏场地之前杰克到了庄园的地下室去看了看里奥的,从囚笼外面递给他一个园丁模样的傀儡娃娃,“伍兹小姐让我带给你的,她说她很想你。”

“我也是。”里奥苦笑了一下,“我不是一个好父亲。”

“……”杰克看着里奥,转身离开了。

7

奈布开局便来到了红教堂中的发电机前,放下手中的玫瑰,深吸一口气开始敲电机。每到一个关键时他便故意敲错,来来回回被电了好几次硬是没见杰克的影子。

“喂,是死了吗?”奈布无奈的看着在自己手中硬是快要修好了的电机。

电机打开的一瞬间,电机顶端打下来的光照着瑰红色西服的绅士。绅士扔掉了扣在脸上的面具,笑眯眯的看着佣兵。

“闪现杰克,小奈布了解一下?”

“哼,了解的。”奈布拿起放在电机上的玫瑰到杰克面前,深吸了一口气。

杰克从背后拿出玫瑰手杖,笑的十分开心。

“玫瑰鉴证,我爱你。”

8

“ummmm……今天的表演暂停吧。”蜘蛛从教堂的窗外探头看着教堂里的两个人。

“啊,真好啊。”艾米丽说道。

“真是的。”律师摇摇头。

“啧。”鹿头抱着胳膊。

“Jack是真的不要我们了。”裘克抱着爆米花哭诉着。

“……艾玛小姐呢?”慈善家先生左看右看都没见到艾玛。

——
“那么,艾玛小姐,你做好决定了?”夜莺小姐问着面前的园丁。

园丁坚定的点了点头。

9

“小奈布啊。”杰克抱着奈布坐在教堂露天顶楼上,看着漆黑的天空。

“第一次见到你,本来你可以跑走的,结果又说着什么职责所在又反过来把卡在墙缝的我拉了出来。”

“对孤寡老杰那是应该的。”

“不过啊,小奈布,”杰克认真的看着月光下奈布的脸,他要记住他,永远的记住他,“不过啊,监察者也不是自由的呢。”

零点的钟声从教堂内传出。

“唔?”奈布察觉到有些不对,转过头去找杰克,发现身后有的只是黑暗。

星期一到了。

——
“亲爱的父亲。”

“亲爱的小奈布。”

“此时你看到这封信时 我已经走了。请原谅我的任性。”

“小奈布一定要记得按时吃饭哦。”

“感谢您的保护和陪伴,也是时候我对您有回报。”

“小奈布可一定要好好对待玫瑰手杖啊!”

“父亲,谢谢您。”

“小奈布我爱你,不要惧怕,我会与你同在。”

——
“里奥?”裘克看着坐在熄灭的壁炉前的里奥,跟他打了声招呼。里奥回过头眼中最后的光也不见了。

“奈……奈布先生?”艾米丽不放心的推开奈布的房门后,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
没啦!


这是对前篇“玫瑰手杖”的延续,
于是求生者和监管者必死一,或者双双消除记忆,再次相爱相认,再次消除记忆。
个人认为比起轮回还是快刀斩乱麻好。
厂园亲情向此处不再打tag.园丁代替里奥死去。
杰佣cp向,杰克融入了黑暗中,奈布呢?嘻嘻嘻。

最后
应该会再有短篇。
我要吃糖!!!

ooc全是我的!我爱他们。

玫瑰手杖

玫瑰手杖

“嘿,奈布,你看这个是什么。”开完电机的艾玛看见奈布时高兴的叫住了他。
“你好,艾玛小……”奈布看向艾玛手里的东西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艾玛手里拿着的是一把黑色的手杖。光滑的漆面,手柄处绑着的鲜艳玫瑰似从上面长出来的。即使在阴暗的光中它依旧华丽又不失优雅。
奈布先是把艾玛拉到旁边的电机前一人摸了一下,又把她带到拐角的柜子里。
“喂喂,怎么回事。”
“就是杰克先生来追,我之前捡到一个橄榄球,然后就撞到他啦。”艾玛兴奋的说道,“感觉有东西勾住衣服了,但是没注意就一口气用完了那个橄榄球。然后我再看,衣服后面勾到了这个。”
“……”奈布看着眼前兴奋的艾玛一时间感到语塞。
“哎,原来想着如果能再捡到一个橄榄球之类可以加速的东西的话,就能安心把它还给杰克先生,但是一只没有找到……幸好遇到你了!”艾玛十分期待的看着奈布。
“所以拜托啦!这个一定是杰克先生十分重要的东西。”
“啊,不是,你让我去送?!”
“艾米丽小姐和律师先生已经开了三台机子了,我刚刚又开了一台。嗯,估计等把东西还给杰克先生,大门就可以开了。你人格应该有回光返照吧。”
奈布下意识点点头。
“那就这样吧。”艾玛拍拍手,推开了柜门,向奈布比出一个拇指,“拜托了!奈布,说不定杰克先生会因此感谢你呢。”

“什么啊。”奈布抱着玫瑰手杖走在红教堂的红地毯上到了中间的那台没开启的电机前,“什么跟什么啊。为什么要把这玩意儿还给他啊。”
忽然传来提醒声,奈布向后看直对他的大门的密码机已经亮了。奈布深吸一口气,拿着玫瑰手杖开始猛敲发电机。
“让你公主抱,让你公主抱,我看没了手杖你怎么抱。”
正念叨着,奈布感觉不对,他又回头看看大门开没开。然后他看见了在大门口抱着头的艾米丽小姐和律师。
艾玛小姐呢。
“Hello.”
奈布转身看见站在右门手里牵着气球的杰克,气球上的园丁没有什么动弹。
“既然小奈布不让抱就不抱好了。”杰克耸耸肩,丢下了气球,“不如我们再挖掘一下它深层次的意思?”
奈布看着逐渐逼近的杰克,把手中的黑色手杖横在胸前,“你最好小心,不然你以后都别想抱别人了。”
“正是这样。”杰克不在乎的说道,“如果是小奈布的话,他就会知道,杰克之后抱着他一个人了。”
杰克的话音刚落,大门打开的声音在庄园里回荡。

“小奈布,留一放三,了解一下?”

——

“艾玛,你没事吧!”艾米丽扶住艾玛走在离去的路上,旁边的律师在开着路。
“嗯。”艾玛捂着小腹,另一只手悄悄的把工具箱中的傀儡藏的更深一些。

——

ooc全是我的
_(:з」希望ooc不是很重。
园丁卖佣兵,除了三人离开的条件外,外加一个父亲的傀儡。
ooc全是我的,园丁小姐姐很可爱的。

根据一个亲身经历的真实故事改编,我是那个开电机的园丁,全程目睹一个佣兵的遛鬼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