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治疗的王木木

挖坑不填是个传统。

【主带卡】阿飞,别走01

※※,别走
如题,其实这是个中考原题,颅内一抽我就想写这个了_(:з」∠)_这里悠木
※渣文笔
※ooc ooc ooc注意!
※我这个人是新白(划去)

恩,受的了吗?Let's go!



1

“前辈~~~”一个头戴单眼橙色漩涡面具,身穿一身黑袍的黑短发男人,挥舞着手,以夸张的动作在他的前辈面前大声的说着,“前辈今天要去哪呢?”
“嘛,回木叶把最近旅行拍的照片洗出来啊。”被叫前辈的人向他笑了笑,把手里的相机放进了挎着的相机包里。阳光从树枝里透过,照在他棕色的头发上,有紫色标志的双眼眯笑着,藏住了原有的冰冷,“阿飞不是也要去木叶吗?”
“啊!对对!阿飞还要去木叶找人呢!前辈真关心人呢!阿飞好幸福~”阿飞把挥舞的双手收了回来,在下巴处摆了一个小花的姿势,身边似乎有粉红色的泡泡冒出。
“那就赶快赶路吧。”斯凯儿收拾东西后向前走去。
“啊~~前辈等等阿飞嘛~~”阿飞赶快手舞足蹈的跟了上去。

2

遇到阿飞是一天前的事情。

“后辈名叫阿飞~”

初次前面是在离村子旁的森林。因为任务完成,想到前些天逗弄徒弟时让斯凯儿的摄影师身份更真实索性回村时拍拍照片。于是这个叫阿飞的就出现了,说什么自己原来也很喜欢摄影,要去木叶村里找自己一个朋友。编,你继续编。

“前辈叫什么呢?”

“……斯凯儿。”

“前辈是哪里的啊~”

“我是 旅行摄影师。”

“啊~那前辈知道怎么去木叶吗——阿飞有个朋友是木叶的呢,在花田国的集会上认识的,这次特地邀请阿飞去他家 可……可……”面具男这么说着,那唯一露出的一个眼睛旁似乎还闪着泪光,“可是阿飞走到半路居然迷路了,呜呜呜……”

“你有地图吧。”

于是我就看见了迄今为止我见过的最不负责任的一张地图。线条虽然有条理但是并没有标出具体位置,白色的纸上只有线条。※

“这可是我朋友画的呢~”阿飞手舞足蹈的说着。

那你朋友还真是个……灵魂画手……

“前辈能让阿飞看看前辈的相机吗~”阿飞把双手合十语气虔诚的说道。
于是斯凯儿就直接把自己装有摄像机的包给了阿飞。阿飞碰着相机捣鼓了一会儿后似乎又觉得自己有些不太好意思于是赶快整理好还给了斯凯儿。

两人并排走着。

“呐呐,前辈~前辈去了那么多地方有什么感想吗~”虽然离木叶已经不远了,但是阿飞还是乃不住寂寞对同行的斯凯儿问道。
“……各有不同吧。”本质其实也差不多。
“啊,那前辈喜欢这个世界吗?”阿飞把这个世界这四个字咬的很重,似乎要将它咬碎。
“我的朋友很喜欢呢。”少年的影子在斯凯儿眼前闪过。
“那我真不喜欢你的朋友。”阿飞小声的嘟囔着。但还是被斯凯儿听见了。

两人沉默的走着,各怀鬼胎。今天依旧是个晴天,蓝天白云,森林中的鸟儿飞过,有绿叶落下,却没一片落到阿飞身上。斯凯儿看着正低头不知在想什么的阿飞,过了好一会儿阿飞才反应过来。

“啊啊啊——前辈你干什么啦!”转头看见近距离被放大的斯凯儿的脸,阿飞立刻向后退了几步,胳膊赶忙夸张的在面前挥了几下,依旧是大声的叫着,倒是惊动了树上正休息的鸟。
“喏,木叶到了。”我转过头。
远处路的尽头,正是木叶村的大门。

3
向村门口的两位交代了一下后,阿飞的事情就不归斯凯儿管了,自会有村中暗部帮忙看的。
回到上忍公寓,半个月没到的房子里已经有了层薄灰。即使有明媚阳光从窗口照入,但更让整个房子显的灰暗。正如每次看到自己的小队合影是斯凯儿的心情。

收拾好自己,收拾好房子。屋子里总算看起来光亮些了。假发去掉,美瞳去掉,脸上那层微笑去掉,真正的人看着穿衣镜中的自己还是努力挤出一个笑容。

“早上好啊,没有家的卡卡西。”

4
阿飞鬼鬼祟祟的潜伏在一个死胡同的小巷中,扒着墙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店铺里的人,倒是不怎么看看身后刚刚用体术撂倒的木叶暗部。
终于瞅中目标——
偷偷回家探亲,咳,是偷偷回木叶村报道晓组织最近行踪的化妆过的鼬终于进了一家甜品店!
“咳,所以你要什么赶快说。”鼬尴尬的看着突然冒出的阿飞。
“啊啊啊,阿飞要那个超——好吃的红豆糕呢~”阿飞手舞足蹈的说。
这样的人在一般人眼中就是神经病,但阿飞这么一放飞倒是有些可爱。卖甜品的婆婆倒也很乐呵的去拿甜品了。
“啊,真是的啊,都要怪角度说我花钱不知道节省,于是全把我的钱扣了……”刚拿到红豆糕的阿飞才刚刚坐下,准备向自己算是熟悉的人抱怨。
“咳,钱我放这儿了,我先走了。”急匆匆啃完丸子的鼬把钱往桌上一按,头也不回的就往门外走去。

“呜——”

门外是两个人,鼬走后一个跟了上去,另一个倒是依旧在门外守着。

终于能吃到木叶里地地道道的红豆糕啊,却总有杂虫想打扰阿飞,唉,阿飞吃一次红豆糕容易吗?容易吗!
打包了一堆红豆糕后阿飞也走了,在门口倒是被拦住了。

几个暗部形成了包围,把阿飞圈在了里面。
“请跟我们走。”带头的带着动物面具的暗部说到。
“啊~阿飞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啊~那个,能不能让个小缝儿让阿飞出去呢~”阿飞举着手里的红豆糕说。
“别跟他废话。”扶着被体术撂倒的那个暗部的暗部挥手扔出了一记带着风系查克拉的苦无狠狠的说道。
“啊~那就后会无期吧~阿飞真的很赶时间呢~”
漩涡从面具中唯一的眼洞中现出,围绕在黑袍男人身边,空间开始扭曲,连同暗部扔出的苦无也卷了进去,随后几秒钟内,男人便不见了。留下了站在原地的暗部们。
又几秒,那带着查克拉的苦无便插在了刚刚把它扔出去的暗部額头上,刺穿的面具裂成了两半。就在别的暗部眼皮底下。

不知道,那个斯凯儿是否发现了自己留给他的小礼物呢?

阿飞走在回基地的路上,怀揣着少女心,捂着脸想到。

TBC.

※小迪:那个棕毛,你对我的艺术有什么意见吗?
   那个阿飞的地图其实是小迪帮忙画的。

第一次发带卡文,人物OOC有些严重吧_(:з」∠)_

希望能有人看(捂脸)(*/∇\*)

或许最近事忙更的不勤(?!)

求抓虫,不评论的话就点个♡吧~(笔芯)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