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治疗的王木木

挖坑不填是个传统。

〔杰佣〕休息日的烦恼/星期一的下午

*私设佣兵摸墙走可以带别人一起走_(:з」∠)_前篇是星期一的上午,具体请点头像_(:з」∠)_

星期一的下午

“那么大家都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别墅大厅的长餐桌上,艾玛看着桌上的其他人忍不住打破了大厅里原有的沉寂。慈善家克利切首先介绍了自己给艾玛捧场,最后还不忘给艾玛送上花。桌边哼着小曲的杰克笑了笑,不用去看他都知道客厅帷幕后的裘克和斑恩肯定在全力拉着里奥。

“我是艾米丽,论技术的话能算是个医生。”
“我是……”

来参加游戏的求生者开始陆陆续续的介绍自己,一圈下来就只有哼着小曲的杰克和另一个穿兜帽的青年没有介绍。那个绿色兜帽似乎睡着了,杰克想着。当他发现对面的小姐们正看着他悄悄说着什么时,他尴尬的停止了哼曲,并下意识压了压帽檐。

“爱德华,是个理发师。”

“大家好啊。”夜莺小姐从帷幕后走了出来,扫视了一遍在场的求生者。当她看到坐在最边上的杰克时目光停了一下,杰克则又压了压帽檐。夜莺小姐嘴角微微扬了一下随后又开口道,“在坐的各位只要赢得游戏……”

又是那些老俗的套路话,杰克无聊的歪歪头靠在了椅背上。这些话他在帷幕后听了一遍又是一遍。那些话都没怎么变过,却依旧有人奔向这里来。杰克下意识抬起自己的左手,食指和中指间的缝隙里他又看见了那个绿色兜帽的青年。与别的正全神贯注的听着夜莺小姐的话的参赛者不同,他的左胳膊抵着下坠的脑袋——他还在睡觉。杰克眯起了眼。

——

“加油。”

进地图前,杰克突然被人从身后一拍,他回头看是已经装备好了的里奥。趁其他人不注意杰克摘下了帽子,向自己的老朋友行了个绅士礼。

“你也一样,我的老友。”

——

远处传来滴滴哒哒的电机声,杰克下意识俯身潜了过去。悄无声息的转过电机前遮挡的大树,他看见正在解电机的律师。完美的时机,他正要举起左手,就像之前无数次那样,突然另一个声音闯了进来。

“你们去别的地方吧,监管者在这附近。”

杰克和律师听声一起转过身,是那个穿绿色兜帽衫的青年。青年说完没给他们俩回话的机会,又朝另一个方向跑走了。杰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求生者的身份,默默的把伸出的左手放了下去。不过还是被眼尖的律师发现了,他推了推眼镜,仰头狠狠瞪着自己面前这个高个子。

“喂,刚刚我在解电机时你想干什么。”

“看见你身上有虫子。”杰克做了个无奈的手势脸不红心不跳的回道。

突然气氛有些不对,律师感觉到心脏加速了跳动,他立刻丢下还在说话的杰克跑开了。留着感觉不到心跳杰克一个人。看见突然跑开的律师杰克心想这人不会是突发了什么癔症。随后他听到急促的脚踏声越来越大,是向他这里来的。接着杰克便感觉有人使劲拽住他的胳膊,然后是一阵高速移动带来的眩晕感。待到他回过神头上盘旋着乌鸦的始作俑者已经把他放到了长满野草的墙角里跑开了。

又是那个带兜帽的。第一次体验到被别人拖着瞬移的求生杰干脆盘腿坐在墙角眯着眼看着兜帽青年跑没了身影。

有趣。

杰克伸手招呼了一只卧在墙上的乌鸦,乌鸦先是在他头上盘旋了三四圈,然后才轻轻落到离他三四米远的地方,小心翼翼的向他这里蹦来。

“乖。”杰克摸着蹦到自己怀里的乌鸦黑亮的羽毛,用绅士的语气温柔的说道,“帮我去问问那个绿色兜帽的人是谁。”

随后他松开了手中的乌鸦,乌鸦顺势拍打着翅膀飞上了雾蒙蒙的天空。

“嘿,杰克,你怎么在这儿。”

乌鸦刚飞走,另一个声音便跟过来了。

“里奥。”杰克去下了帽子揉了揉头,“求生者就剩我一个了?”

“那倒不是。”里奥也一起盘腿坐了下来,擦了擦自己的刀,“除了你还剩一个。”

“嗯?”杰克又带上了帽子。

“杰克啊,”里奥看向杰克,手中的鱼形刀挥舞了两下。杰克感觉自己已经猜到了他想说什么。

“趁这次机会要不要体验一下上天的感觉。”

——

“你跳地窖吧。”

本来安心准备乘特快回庄园吃下午茶的人此时正被别人拉着领口丢到封闭的地窖口前。杰克不乐意的整了整领子,顺手扯住了那个人绿色兜帽风衣的下摆。青年疑惑的回过头。

“拽我干什么。”

“你要去干什么。”

“遛屠夫啊。”

青年理所当然的看着盘腿坐在地上的杰克。杰克倒是第一次看见这种求生者。连点儿求生的样子都没有。

“时间宝贵,放手吧,我来这里的目的和你们的不一样。”

说完青年拍开了杰克的手,转过了墙没了身影。杰克听见乌鸦的叫声,回头看见从远处飞回来的腿上绑着东西的乌鸦。乌鸦落到了杰克的肩膀上,杰克顺势解开了乌鸦腿上绑着的东西。

“佣兵,奈布.萨贝达。”

片刻的停留后乌鸦飞回了它的岗位,杰克看着手中的纸,嘴角勾起,同时他身边的地窖弹开了。杰克将纸撕碎扔到了地窖里。

“我们会再见面的,佣兵先生。”

未完

总算是让杰佣出场了_(:з」∠)_ooc全是我的,他们都好可爱。
如果喜欢的话,请,请,请点个小红心什么的吧_(:з」∠)_慢熟慢熟注意_(:з」∠)_

评论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