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治疗的王木木

挖坑不填是个传统。

休息日的烦恼

休息日的烦恼

“Jack,咋了?”

午饭的时候裘克抱着一桶爆米花准备在壁炉前消磨一中午,结果发现沙发已经有人占了。杰克双手撑着头,看着壁炉中跳跃的火苗。

“裘克,我怕不是中了蛊。”

“嗯。”裘克找了个旁边的椅子,拖到杰克身边坐下,“又是因为求生者?”

木柴在壁炉中发出微弱的爆裂声。

“里奥都已经沉沦了。没了你我们还怎么赢?”裘克嚼着爆米花。

“我说真的。”杰克认真的看着裘克。

“嗯,看出来了。”裘克嚼着爆米花,看着一身瑰红色的杰克,“嗯,记得你这一身还是限量的来着,那天你为了去抢连班都不值了,气的里奥差点拆了你。”

“拜托……”

“那么Jack。”裘克靠近杰克小声的说,“如果能再来一遍的话,你还会去抢这件衣服吗?”

“会。”杰克坚定的说。

“啊,完了。”裘克随后从衣兜里拿出了手帕做出擦泪的动作,“Jack不要我们了。Jack个老混蛋。”

“……”杰克默默的看着眼前朋友的表演。

“所以啊。”裘克放下手帕,向杰克眨了眨眼,比划了一下,“要好好利用这场游戏啊,Jack。”

2

“奈布先生?怎么了吗?”

手抱着傀儡的艾玛被坐在集装箱上抬头望天的奈布吓了一跳。

“艾玛小姐……”

奈布低头看向艾玛,表情十分崩溃。

“奈布先生如果难受不如说出来?”艾玛爬上集装箱坐到他旁边,“爸爸说过如果说出来的话就不那么难受了。”

“奈布先生如果不想也没关系,如果真的想解决问题的话不如直接去找那个人?”艾玛歪着头看着沉默的佣兵,说完便跳下了集装箱,抱着傀儡娃娃正要离开。

“艾玛小姐。”

“怎么了吗?”

“那个,里奥先生去哪了?最近游戏时都没看见他。”

“他说要去做很重要的事情。”艾玛低头看着手中的傀儡娃娃,“然后就不见了。”

“这样啊,打扰了。”

3

杰克最近常穿着他那件骚包的限量版瑰红色套装。幸运儿见到了都忍不住吐槽两句。你分明才是应该被吐槽的那个吧,餐桌上奈布沉默的看着女仆装的幸运儿。

裘克最近也不怎么用火箭冲刺了。艾玛抱着傀儡娃娃去问他时,他去了面具总是抱歉的向艾玛笑笑:好东西总要留着,不是吗?

鹿头最近总是在将要开放的红教堂地图里晃荡,东敲敲,西砍砍。有时大晚上才回来,回来时手里总是抱着木柴,有时提着不少彩色棉锦离开总会空着手回来。

艾玛在每次游戏完后总会遛的没影儿,有时候的晚饭也不来吃。

除了杰克改穿红色套装以外的这些事别的人都没怎么注意。大家都在狂欢。想要最后的那笔奖金。奈布坐在餐桌正面对壁炉的位子,双手交叉抵着脑袋,看着壁炉前的沙发。想着拜托艾玛小姐的事情。

“小奈布还要面包吗?”

睡觉的时间,奈布听见有人敲门,看门便看见一张让他伸手想去打的脸。一身瑰红色的杰克笑了笑,自顾自的把面包端了进来。

“我没……”

“小奈布今天可没吃饭。”杰克摆着餐具,回头向奈布眨眨眼,“我都看见了哦。”

“我……”

“真是的啊!小奈布要按时吃饭啊,老杰克可不会总能看到小奈布的。”摆好了餐具,杰克绅士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在奈布发作前一个舞蹈转身闪了出去。房间里又只有奈布一个人,刚刚发生的一切似乎像场梦。

老妈子!奈布咬着餐叉气鼓鼓的想。

4

/回忆/

“杰克先生!”
里奥送给艾玛傀儡娃娃的第二天,游戏结束后艾玛叫住了正要离开的杰克。杰克转身十分绅士的问。
“怎么了?艾玛小姐。”
“那个,那个,”一路跑来的艾玛喘着气,“里奥先生呢?他,他……”艾玛抬起头泪在眼眶里打转。
“……”杰克看着艾玛,随后叹了口气,“艾玛,这是他的选择。”
“监管者与生存者的关系只能是吃与被吃。”
“那,那,那爸爸他……”
“艾玛小姐,你别激动,听我说。一般遇到这种情况,我们有两个选择。”杰克俯身小声跟艾玛说道。
“我们?”
“没错,监管者和求生者两个人共同的选择,不过现在看来,里奥是直接替你做了选择。”杰克耸耸肩,继续说,“一个是消除记忆,一个是两人中的一个永远离开。”
“……”
艾玛.伍兹呆呆的看着杰克,紧紧拽着手中的傀儡。永远离开,永远离开,永远离开。
“不过找到夜莺小姐还有变更人员的可能。”杰克挠了挠头,“他们总会在休息日执行。”
“……我知道了,十分感谢你,杰克先生。”听完这一切艾玛咬着嘴唇,跟杰克道谢后立刻跑开了。
杰克看着离开的艾玛,哼着小曲,拐到走廊的另一个通道。
“小奈布~”
杰克面前只有一扇开着的门。

5

“怎么样!”

艾玛十分自豪的把自己手工做好的大号玫瑰花束递给奈布。鲜艳的玫瑰花发出浓郁的香味。每一朵都十分标志。

“还有啊,还有啊!”艾玛十分兴奋的说,“休息日那个红教堂的新地图会开启哦!听说布置的十分棒!到时候蜘蛛小姐还会在游戏结束后在那里表演。”

“奈布先生~”艾米丽开玩笑的戳了戳奈布的胳膊,“满不满意啊~”

“哼。”

——
“喂喂,Jack,别告诉我你真的准备穿这身去。”

裘克一脸嫌弃的看着杰克穿着瑰红色的套装在镜子前整理领带。

“怎么?不好看?”

裘克担心的看着杰克。

“放心,我不是里奥。”杰克整好了领带,出房间前拍了拍裘克的肩膀。

6

休息日

“你开电机,我拆椅。奈布先生溜杰克。”艾玛眨着眼说着作战计划。

“嘻嘻,开完电机我就去开电闸。”艾米丽小姐也用同样的语调说着。

“奈布先生一定要赶快摆脱杰克先生回来哦!”空军小姐捂着嘴笑着。

“什么啊,你们。”奈布摸着藏在身后的玫瑰。

——

“嘿,里奥。”去游戏场地之前杰克到了庄园的地下室去看了看里奥的,从囚笼外面递给他一个园丁模样的傀儡娃娃,“伍兹小姐让我带给你的,她说她很想你。”

“我也是。”里奥苦笑了一下,“我不是一个好父亲。”

“……”杰克看着里奥,转身离开了。

7

奈布开局便来到了红教堂中的发电机前,放下手中的玫瑰,深吸一口气开始敲电机。每到一个关键时他便故意敲错,来来回回被电了好几次硬是没见杰克的影子。

“喂,是死了吗?”奈布无奈的看着在自己手中硬是快要修好了的电机。

电机打开的一瞬间,电机顶端打下来的光照着瑰红色西服的绅士。绅士扔掉了扣在脸上的面具,笑眯眯的看着佣兵。

“闪现杰克,小奈布了解一下?”

“哼,了解的。”奈布拿起放在电机上的玫瑰到杰克面前,深吸了一口气。

杰克从背后拿出玫瑰手杖,笑的十分开心。

“玫瑰鉴证,我爱你。”

8

“ummmm……今天的表演暂停吧。”蜘蛛从教堂的窗外探头看着教堂里的两个人。

“啊,真好啊。”艾米丽说道。

“真是的。”律师摇摇头。

“啧。”鹿头抱着胳膊。

“Jack是真的不要我们了。”裘克抱着爆米花哭诉着。

“……艾玛小姐呢?”慈善家先生左看右看都没见到艾玛。

——
“那么,艾玛小姐,你做好决定了?”夜莺小姐问着面前的园丁。

园丁坚定的点了点头。

9

“小奈布啊。”杰克抱着奈布坐在教堂露天顶楼上,看着漆黑的天空。

“第一次见到你,本来你可以跑走的,结果又说着什么职责所在又反过来把卡在墙缝的我拉了出来。”

“对孤寡老杰那是应该的。”

“不过啊,小奈布,”杰克认真的看着月光下奈布的脸,他要记住他,永远的记住他,“不过啊,监察者也不是自由的呢。”

零点的钟声从教堂内传出。

“唔?”奈布察觉到有些不对,转过头去找杰克,发现身后有的只是黑暗。

星期一到了。

——
“亲爱的父亲。”

“亲爱的小奈布。”

“此时你看到这封信时 我已经走了。请原谅我的任性。”

“小奈布一定要记得按时吃饭哦。”

“感谢您的保护和陪伴,也是时候我对您有回报。”

“小奈布可一定要好好对待玫瑰手杖啊!”

“父亲,谢谢您。”

“小奈布我爱你,不要惧怕,我会与你同在。”

——
“里奥?”裘克看着坐在熄灭的壁炉前的里奥,跟他打了声招呼。里奥回过头眼中最后的光也不见了。

“奈……奈布先生?”艾米丽不放心的推开奈布的房门后,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
没啦!


这是对前篇“玫瑰手杖”的延续,
于是求生者和监管者必死一,或者双双消除记忆,再次相爱相认,再次消除记忆。
个人认为比起轮回还是快刀斩乱麻好。
厂园亲情向此处不再打tag.园丁代替里奥死去。
杰佣cp向,杰克融入了黑暗中,奈布呢?嘻嘻嘻。

最后
应该会再有短篇。
我要吃糖!!!

ooc全是我的!我爱他们。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