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在治疗的王木木

挖坑不填是个传统。

非物语。狗崽01

第一次发

#人物可能会OOC

#平安京背景注意

#抗起铲子,挖坑就跑



0


妖狐靠坐在庭院内古槐的粗树枝上,乘着凉,打着盹儿。晴明不在寮的时日可是美极了。感觉有风吹着树叶搔着他的耳朵,妖狐懒懒地睁眼一看,却是个背着光张着双黑羽翅膀的家伙。那家伙拨开罩在妖狐头上的枝叶,见他醒着,便似笑非笑地说,


“可算找到你了。”


1

天边最后的一丝明光刚刚消失在了山后,见四处无人,一只青白杂色的狐狸便窜出了树丛,藏进神龛背光的一角。那不是一只普通的狐狸,他想,它是青白色的。他记得当时从燃着大火的宅子中逃出来的也是一只青白色的狐狸。


直到村庄里最后的灯光被隐没在黑暗中后,藏身在神龛中的狐狸才肯出那神龛。摆着蓬松的尾巴,懒洋洋的到摆放在神龛前石台上的祭品前,打了个哈欠,就着石台吃起上面的一个花糕。


“喂,这是祭献给神灵的。”他站在正对神龛的树下,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只狐狸。


狐狸等咽下嘴里的花糕,才慢悠悠的抬了眼,打量了他一番。心里冷哼一声。那说话的人生的倒是俊俏,淡淡的金发要被从树叶间漏下的月光染成白色。狐狸眯起来了眼,这可是一副好皮囊...接着狐狸又似想到了什么,打了个寒颤,似安慰自己一般又咬了一口花糕。等在树下的人从树的阴影中走出来时那一口花糕却差点把狐狸噎了个半死。好家伙,那人身后还有双黑羽翅膀——这不是天狗还能是什么?


“吾说,汝吃了祭品不怕遭天谴吗?”那天狗踱步到狐狸面前,蹲了下来,直视狐狸的那双金色的兽眼。


好不容易咽下了那口花糕,狐狸眼珠溜溜的打了两个转,开了口,“这被祭的神灵只有一个,世界这么大,这个地方这么偏,祭了他也看不到,等看到了东西也烂掉了,不如便宜便宜小生这种山间小兽。”


“山间小兽?”天狗提高了声调,“前些时候汝是不是在平安京一石桥边拾得一把圆扇?”


狐狸刚想张口否定,还没等它发出个音,那天狗的下句话让它的心脏似乎突然漏了一拍。


“九尾妖狐玉藻前的手下之一,妖狐大人?”


2

晴明回寮后,站在庭院里左喊右喊也喊不出寮里自家那只懒狐狸式神。急得晴明绕着庭院转圈,却听见院中古槐树上传来声响。真是,说过多少遍了,那古槐树经不起他折腾。当晴明来到树下,抬头张嘴就要把那狐狸喊下树来,却在看见树上的情形后怎么也发不出一个音。


“阿爸...”被困在一个结界里的妖狐一脸委屈的向晴明投去求救的眼神,“小生可是什么坏事也没干啊...”


一旁同在树上的罪魁祸首正一脸没事人似的靠在树干上打盹儿。


而树下的安倍晴明大人早在心里炸出了烟花:

寮里来了只大天狗!

寮里来了只大天狗!!

寮里来了只大天狗!!!

寮、里、来、了、只、大、天、狗!!!!


随后晴明大人立刻确定了今天绝对是个好日子。随后他立刻急急忙忙,欢天喜地的跑向庭院中联在木头走廊最末处的召唤室。全然不顾自家狐狸崽子的求救。


“阿爸,阿爸!阿爸,你不要我了?!!!”妖狐一边生无可恋的叫着一边咒着自家阿爸连R级式神也唤不出。


妖狐这么一叫没把自己的阿爸叫回来,倒是把自己困住的那位叫醒了。


“汝可有想起?”大天狗又是那副似笑非笑的样子抱着胳膊看着结界里的妖狐。


“小生什么坏事也没干!即便干过,小生现在已经改过自新,从良了!”


当了多年晴明大人的式神,关于修行法术妖狐几乎什么都没学到,撒娇、耍滑、装死的技术倒是更上一层层层楼。于是说完这句话,妖狐干脆躺在结界里装起死来。一脸有阿爸给我撑腰,你奈我何的样子。


大天狗看他这副模样叹了口气,“汝若想不起,吾便在此呆着,直到你想起为止。”


正苦着脸,头上似乎冒出来了蘑菇,手中抱着个四星山童的安倍晴明从召唤室里飘出来时正好听见了这句话,顿时头上的蘑菇就不见了,整个人似乎沐浴在三月的春风里——阿崽啊,不管是什么事你可千万别想起来啊,至少也要在阿爸和那只大天狗立下契约后再想起来。


而另一边所在结界里装死的妖狐倒是一愣,这突然飞来的大乌鸦到底要自己想起来什么呢。


3

“小生不过是与那位像了些罢,想必是天狗大人认错了。”狐狸眯起了眼又重新看着面前的天狗,随后又歪歪脑袋想了一想,金瞳中闪过一丝惋惜,“况且——”


“况且我们的妖狐大人不是在平安京与他的人皮木偶一起被烧死了吗?”


前些时候玉藻前在平安京一战失了势,被一群阴阳师用咒术化成了白灰。一直以来被这九尾妖狐压迫的妖物们也纷纷发誓要同那些阴阳师一起将她的爪牙也化为灰烬才能解心头之恨。同一时,与九尾联手的八岐大蛇也不知是被谁封印了。这两朵笼罩了人界妖界不知几百年的乌云总算散开。但对狐妖一族来讲这是一个噩耗。


“消息如此灵通,汝真是这山间的狐妖?”


“不满您说,小生一直没去过那平安京。而您说的扇子,怕是被那常出没在石桥边的河童捡走了吧。”狐狸把‘小生’与‘河童’四字咬的极重。


“嗯哼。”天狗歪歪脑袋向后退了几步。


狐狸觉得自己背后像是被淋了水,待它僵硬的转过头去,却看见自己背后是只有双血眼的河童。那河童怒瞪着狐狸,举高了手中蓄待已久的水球,嘴角扯出一个扭曲的笑。随后狠劲把水球砸向了那青白色狐狸的头。狐狸倒淡定的看着那水球,随后眯起了眼,摇了摇头。当水球快要砸到狐狸头上时,一阵旋风生生将那巨大的水球改变了方向,水球被旋风带到最开始那只天狗站着的树下,那树下似乎也有一阵风,两股风相遇把水球在空中撕了个粉碎。随后又是一阵风把河童困在原地。


见状,河童一愣呆呆地说:“大天狗,你这是....”


狐狸打了个哈欠,摆动着尾巴,跳下了石台:“小生很是佩服您有这样的执念。这一路过来绕了不少弯吧,小生也是等的辛苦。”


狐狸身后的天狗尴尬的咳了两下。


“妖狐。”被困住的血眼河童嘴里死死咬住这个名字,恨不得把名字的主人撕成碎片,“我迟早要手刃了你。”


“呵呵。”青白色的狐狸笑了笑化成了个手拿折扇戴着狐狸面具的书生模样,“自以为是可是害惨你了。”


河童身后的树林里渐渐冒出了弱弱的光,河童又像先开始那样笑起来,“我就知道那突然能引我去找你这罪人的天狗靠不住,提前有托别人拜托平安京最厉害的阴阳师来。即使你有天狗相助...”


妖狐静静的扇着扇子,等着那将要从树丛中走出来的人。随着声音越来越近,河童越是得意:


“妖狐,你再也跑不掉了。”


从那树丛里走出了一位戴高冠着蓝衣的人,他手里拿着一只灯笼在清冷的月光中点出一片暖意,就像他给人的感觉。


“安倍晴明大人。”


河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妖狐向晴明行了个鞠躬礼。随后妖狐向晴明示意,河童已经给您困住了。晴明点点头,扔出了一个召唤符,唤出一位身穿橙色和服的美丽鱼妖。鱼妖看见河童便赶忙游了过去,天狗也识趣的收了那能困人的风,鱼妖抱住河童眼泪便冒了出来。随后晴明走到河童面前说:


“你可看好,这是否是你的鲤鱼精。”


河童看着眼前的鲤鱼精沉着脸没说什么,一边的妖狐轻轻扇着折扇,打了个哈欠:


“小生在玉藻前那里做事时,一次碰到了晴明大人。也是,那时可能也只有晴明大人敢出手救人了吧。你可要好好感谢感谢你面前的大人,他不仅救了那鲤鱼精,还逼着小生发毒誓不再做那人皮木偶。不过你执念倒也是深,死了也要化成厉鬼来找小生。”


“我,我没事,谢谢你,谢谢你,还有,还有,”


河童看着紧紧抱住他的鲤鱼精流着泪断断续续的说着。她抱得是多紧啊,生怕手里的人离开。可是为什么他就感觉不到呢,明明挨得那么紧为什么他闻不到她那发中常常散发的莲的清香呢。


“还有,我最喜欢的就是你啊。”


河童想起来自己也说过这句话:

“我最喜欢的就是鲤鱼精你啊。”

那时有人把鲤鱼精从自己手中拽走,他想起来那是玉藻前的部下,鲤鱼精得罪了她,那只九尾的狐狸,她要那身边的红人妖狐把他的鲤鱼精做成木偶。血染红了他的眼,他看见被一只粗壮的狐狸困住的鲤鱼精,他看见有个穿青白色袍子的人踱步过去用折扇挑起了鲤鱼精的下巴,他听见那青白色的人影的笑声。

正合小生的意,代小生谢过大人。

他是死了吧,不然这世界为什么都被血色侵染,他记得他的鲤鱼精还在这里,他的鲤鱼精死了,他还有仇,他还有怨,即使成了厉鬼也要手刃了仇人。


“太好了,你还在,你还在。我回去没找到你,我还以为——”


她还在。河童眼中的世界变成了原样,他看见紧握着自己的一双白嫩的手,她白皙的脸庞一如当初。她过的很好,自己的世界还好,足够了。河童轻轻向怀里的人笑了笑,隐隐有光点从他身边散出。


“不过后来,有鬼使到清明大人这里。我听到了你的事,不过,河童这次不会只有你一个人走了,我们一起。”


那晚山间一个村落边的神龛处有大片荧光,有幸夜起一见此景的村民无一不以为是神灵显灵。


4

所以说是河童的事吗,不过小生记得只是和他扯平了互不相欠而已啊。结界里的妖狐抓耳挠腮,肚子还时不时叫两声。饭点早就过去了,可恶的是那个闯进来的天狗把阿爸给他留的达摩吃了。更可恶的是,那天狗还专门到树下对着他吃。啊啊啊,那是阿爸专门每天留给小生的,可恶啊啊啊啊。


“崽,崽?”抱着几个红达摩的晴明站在树下小声叫着树上结界里的妖狐。


“阿爸,小生我饿。”妖狐一脸可怜样。


“崽你等着。”说完晴明腾出一只手在结界边缘画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圈小声念了几句,随后把藏在怀里的几个达摩掏了出来递给了妖狐。


妖狐抱走了达摩趁晴明没把手伸回去的时候,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说!阿爸你是不是把小生给卖了!”


“阿崽啊,你是阿爸的好崽崽。作为咱们寮里唯一的SR,你就忍一忍吧,咱们寮里就要有SSR了呢!”


“那也不是你自己唤到的,小生也不是你唤到的,阿爸你就乖乖当R博物馆吧!”


“崽啊,阿爸辛辛苦苦,日日夜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


“哟,晴明你在这儿啊。”


晴明转身一看打断他使用AABB类型词语的原来是隔壁地主家的傻小子原博雅。


————————————

暂时这些

评论(7)

热度(6)